• 雍正王朝:肖国兴一案,为何让八老八彻底失去了争夺皇位的机会?
    发布日期:2020-07-27 13:05   来源:未知   阅读:

肖国兴是八阿哥胤?在清理刑部冤狱案中获罪的原刑部侍郎,也是太子胤?的心腹门人之一。这桩骇人听闻的惊天大案,是从张五哥替人顶罪,妹妹阿兰进京求救于十三阿哥胤祥,从而使这类花钱雇人顶罪,真凶借此逍遥法外的“宰白鸭”案件大白于天下。在古代,平头百姓是打不起官司的,所谓“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指的就是这个意思。有钱的地主老财不但能够花钱打赢官司,而且即使官司没打赢也能花钱雇人替自己顶罪,那些为了钱财而主动去送死的就像是被人任意玩弄和宰杀的鸡鸭,故而俗称“宰白鸭”。

张五哥替奸杀寡妇的任季安顶罪,不日即将处决之时,妹妹阿兰进京向胤祥求救。这件涉及司法腐败的案子通过胤祥上达天听,惊动了一贯以仁孝治理天下的康熙皇帝。康熙亲临法场,救下了张五哥等一干人犯,并准备委派皇子彻查刑部冤狱一案。四阿哥胤?和八阿哥胤?都主动表示愿接这份差事,但腹黑的胤?却听从了邬思道的分析,在通红的炭火和刺骨的井水的强烈刺激下,迫使自己患上伤寒重症,于是这桩差事就落在了八阿哥胤祀的头上。

胤?是八爷党的核心人物,刑部的冤狱实际上就是因为太子和八爷党企图从中渔利而一手炮制出来的。现在康熙派他来彻查刑部冤狱,揪出贪污腐败的司法官员,这简直是要让他自毁长城。但与此同时,这也是胤祀在老爷子面前出头露脸的一个机遇,胤祀对此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做出取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胤?决定既要把这桩差事办得滴水不漏,又不能自毁长城,把八爷党在私下笼络的各级司法官员和盘托出。为此,他先是让九阿哥胤?把有罪的门人任季安和刘八女亲自带往刑部,派人将他俩收监待审。又以玩忽职守,放纵真凶的罪名将刑部官员全部收押待审。肖国兴时任刑部侍郎,自然也因此而获罪。

在监牢内,胤?单独把肖国兴带来,设身处地的对他讲了一番话:“你是康熙二十一年的进士吧,十年寒窗,三十年仕途,不容易啊!”在肖国兴流露出悔意时,又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最重要的是,胤?竟然把康熙抬了出来,说皇上单独嘱咐他必须审明肖国兴参与其中的缘由,并且暗示他如果说出实情,皇上一定会妥善处治,对他网开一面。胤?这番话听起来毫无破绽,实际上却犯了大忌,属欺君之罪。因为,康熙根本没有跟他提肖国兴的事,完全是胤?杜撰出来诱骗肖国兴供出实情的谎言。肖国兴听信了胤?的话,由从犯转为污点证人,把太子在刑部冤案中扮演的角色统统抖搂出来,胤?拿着这份口供,深夜入宫去向康熙汇报案情。胤?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在太子脸上抹黑,使康熙对太子的厌恶日益加深。同时,康熙为了顾忌太子的脸面,放弃彻查刑部冤狱一案,从而保全一大批深陷其中的八爷党成员。

一切如果胤?所料,彻查刑部冤案草草收场,审理有功的胤?被康熙褒奖为“深明事理、用心正大、处事明达”,特旨加封廉郡王爵位,大大的在老爷子面前露了一回脸。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热河期间,押送肖国兴到宁古塔流放的御前侍卫图里琛向康熙报告肖国兴在路上的反常举动和言语,声称八爷说过,皇上答应过只要他说出太子的事就既往不究。康熙听闻奏报后极为震惊,喃喃说道:“该死,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图里琛不明就里,还以为康熙是在说肖国兴该死,立即接道:“奴才这就去杀了肖国兴。”但康熙却说:“谁让你杀肖国兴?”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其心可诛”的不是罪臣肖国兴,而是欺瞒君父的八阿哥胤?。

他擅自以皇上的名义诱骗肖国兴供出实情,又连夜入宫奏报,表面上是顾全大局,实际上却是为了邀功请赏和保全羽翼。这样口蜜腹剑,心肠歹毒、不择手段之人,如何能够承担起将大清万世基业发扬光大的千钧重任?自此,原本颇受青睐的八阿哥胤?,彻底失去了争夺皇位的机会。

Power by DedeCms